摩根大通称 标准普尔500指数可以“轻松”收复纪录

美国财报季将于本月开始,可能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一次。是时候卖出股票了?(JPMorgan Chase & Co.)的马尔科·科拉诺维奇(Marko Kolanovic)表示,目前还没有。

这位策略师写道,虽然企业获利预期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恶化,将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推高至20年高位,但在经济刺激期间,股市相对于债市显得便宜。

他表示,这可能会鼓励养老基金等基金管理公司将资产配置从固定收益资产转向股票。

的数据显示,从多空对冲基金到程序驱动的交易员,股票头寸一直低于通常水平。科拉诺维奇写道,如果他们的持有量达到历史中值,那将意味着增加4,000亿美元的股票敞口,这可能“轻松推动大盘升至新高”。

标准普尔500指数周三在3,150点附近交投,较2月份触及的3,386.15点的纪录高点低了约7%。

“许多投资者没有参与股市的反弹。反对上涨的理由是,考虑到受冠状病毒影响的收益预期,股票相对于历史来说是昂贵的。”科拉诺维奇说。

“这一论点遗漏的一点是,大量资金不仅投资于股票,而且投资于各种资产类别。”

这一乐观评估出炉之际,标准普尔500指数正努力突破一个月的交易区间。从3月的低谷到6月初,基准指数飙升逾40%,此后一直被限制在250点的区间内,原因是投资者在权衡额外财政刺激的前景和第二轮病毒感染的风险,以及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有可能在11月接替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

经济和政治前景的不确定性已迫使交易员转向科技巨擘的安全领域,并远离和能源类股,这些股票被认为对任何增长放缓都更加敏感。

100指数今年上涨了22%,相比之下,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2%。同期,能源和金融类股下跌逾25%。

“基金经理们正在买入大型科技股和动量股,同时做空规模较小的周期性股和价值型股。这种交易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市场预期冠状病毒大流行会恶化(或不会好转),并导致经济的永久性转变。”科拉诺维奇写道。

“我们认为,市场对这两件事的定价都不恰当,对这两件事的重新定价可能导致快速的动量抛售和价值反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